夹缝中的更始帝,为何在历史中存在感那么低?_腾讯新闻

夹缝中的更始帝,为何在历史中存在感那么低?_腾讯新闻
天风年间,在新朝控制之下,许多区域发作饥馑,饿殍满地。人们为了活命,逼上梁山,扯旗造反。他们中比较有代表的有“绿林军”和“赤眉军”,更始帝就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被人推上皇位。 害怕刘玄 绿林军通过几个月的开展,起义部队将近七八千人。新朝荆州牧得知后差遣两万大军前来打压,但官军打败。绿林军从官军手中夺得许多的兵器和粮食,开展的愈加强大,他们四处反击,攻城略地,投靠者许多,部队逐渐的开展到了五万人。 他是刘邦后嗣,叫刘玄。由于弟弟被仇敌所杀,所以便集齐一帮朋友想替弟弟报仇。一天,他请客诸友,并约请当地的治安官赴宴,其间一位朋友喝醉说胡话,想把治安官烹煮喝汤,所以治安官将此人绑了打了一顿。 刘玄生性害怕怕事,窝囊无能,忧虑被迁怒,所以便跑了。当地官吏知道后,便将刘玄的父亲抓了大牢。刘玄传闻后,便伪装自己病死,官吏才放回他的父亲。 此次刘玄过上了东躲西藏,四处流浪的日子。他后来投靠了其时的平林兵陈牧,陈牧让他做了一个官职叫安基掾。 其时的绿林军派系许多,鱼龙混杂,由于大多数人都打着反新复汉的旗帜来招纳军士。所以他们急需一个刘姓之人做皇帝。 一个比较好的人选是刘縯(刘秀的哥哥),其间一个就是刘玄。刘縯生性剽悍,粗狂豪爽,落拓不羁,在绿林军中有一帮死忠。但被平林兵和新市兵忌惮,所以他们称刘縯不在,拥立刘玄为“更始帝”。形成既成事实,刘縯等人不得不退让。 更始帝登基就像一部闹剧,刘玄本在清水之滨登基,登基那天,刘玄面临祭坛下雄赳赳雄赳赳的武夫们,刘玄竟然羞愧流汗,口不能言,头低得差点就要低到地上了。随后掌管宣告建元“更始”,刘玄才松一口气,进入殿中。 杀刘縯,激刘秀 刘縯在更始军中声威很高,他所到之处他人都由于他的名望而屈服,在昆阳一战中,刘縯和刘秀消灭了王莽主力,从此威名更盛。因而也被更始帝猜疑,所以在宛城也上演了一出“鸿门宴”。终究由于刘玄窝囊害怕没有最初诛杀刘縯。 尽管部属屡次提示刘縯,刘縯也都付之一笑,后来刘稷由于对更始帝不满,被更始帝知晓。所以更始帝借机将刘稷抓捕,在刘縯为刘稷说情之际,乘机将刘縯也杀了。 其时刘秀在外交兵,得知兄长被杀,满怀沉痛,可是他却假装一副罪犯的姿态到宛城谢罪。更始帝见到这个景象觉得很羞愧,所以拜刘秀为破虏大将军,封武信侯。 后来新朝长安被破,王莽被杀,更始帝迁都洛阳。后来更始帝招安赤眉军,迁都长安。 由于忧虑刘秀作乱,所以派刘秀北上平定河北,一来是想借河北之刀杀了刘秀,二来是刘秀在军中声威太高,调离京师才能让他声威下降。 殊不知刘秀北上后,在河北混的风生水起。 窝囊无能,引不满 更始帝来到长安后,便分封了各位有功之臣,刘氏6人为王,异姓王14位。 他纳赵萌之女为夫人,从此与赵氏女子在后庭与诸妃子饮酒作乐,不睬政事,大臣有事禀告,他总是烂醉如泥,不见朝臣。有时还让仆人坐在帷帐中假扮自己。所以群臣都十分气愤,觉得“胜败还未可知,就开端这样放纵。” 更始帝将政事都交给赵萌,赵萌弄权,有郎官弹劾赵萌,更始帝拔剑执政堂之上斩了郎官,从此无人敢弹劾赵萌。而皇帝的內侍由于触怒了赵萌,被赵萌命令问斩。更始帝为其求情,赵萌不予理睬。等等,更始帝的各种做法,都让诸将不满。 身死赤眉军 后来赤眉军叛变迫临长安,所以更始政权内部开端发作骚动和内讧。前有申屠建,廖湛等人叛变,后更始帝又疑杀陈牧、成丹等大将。 赤眉军声称:“刘圣公屈服,封长沙王。”穷途末路的更始帝只得屈服。赤眉军领袖樊崇接受了刘玄的屈服,封他为长沙王,让他居住在谢禄军中。 后来赤眉军处处掠取资产,大众都四年更始帝,所以谢禄趁着刘玄城外牧马之际,暗令军士缢死了刘玄。 至此处于缝隙中的更始政权毁灭,窝囊无能的刘玄本能够有所作为,可是由于他的性情,只能身死最终被刘秀葬于霸陵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